【瑞R】海上的卡托布莱帕斯 04

“我粗略梳理了下时间线。”

回到201号室后不久,罗伯特坐在书桌前这么说。经过方才那番擦枪走火,他白皙的脸上留有红潮,透过白衬衫敞开的领口依稀可见一枚吻痕——瑞琪不由得别开视线,心想自己或许做得有些过火。察觉到这点的罗伯特却促狭一笑,解开纽扣,将领口开得更大了些,炫耀似地将那不知是吻痕还是咬痕的印记暴露在恋人视野里。

“怎么,现在才感到害羞吗?”他恶作剧般地问。

【瑞R】海上的卡托布莱帕斯 03

101号室的时间宛如静止了一般。

晚间七点十分,罗伯特·凯恩与瑞琪随女仆长来到案发现场。刚一开门,晚风扑面而来,雨滴随风灌入室内。只见那扇通往漆黑大海的落地窗尚未关上,一袭薄纱窗帘如巨型水母般在夜色中悄然摇曳。

纱帘之下,一位赤身果体的金发女子正于如水月色中永眠。

——不,那已并非女子,而是曾是女子的东西

【瑞R】三个秘密

分级:R-18

写给水源的ABO车车🚗PWP

一个秘密:罗伯特·凯恩是个Omega。

准确说来,当罗伯特·凯恩分化成Omega的时候,他已成了RK。他永远忘不了那个糟糕透顶的夜晚——当他灌下大半杯咖啡,按照原计划步步侵入警署内部系统时,命运女神和他开了个玩笑。

【瑞R】海上的卡托布莱帕斯 02

她在走廊踉跄着疾行。 沉重的脚步声如影随形,如牛似羊的生物紧随其后。 那头怪物究竟是何时出现在何处,又为何对我紧追不舍?女子早已顾不上思考这些。眼前的景象宛如蒙了层纱布般暧昧不清,又如加多了水的画作般飘忽不定——一切都糟透了。她感到口腔干涩无比,四肢分外无力,从大堂到走廊尽头分明仅有几十米,却仿佛隔了永恒那么久。

【瑞R】海上的卡托布莱帕斯 01

在罗伯特·凯恩与瑞琪经历的所有事件中,这也算是格外离奇的一起。想必所有生还者都忘不了在那座岛上共度的三天两夜,至于那尊卡托布莱帕斯究竟去了哪儿,已无人知晓。与十年前如出一辙,馆中所有的一切都付之一炬,留下的仅有数具尸骨与一地灰烬。

事到如今,案件背后的真相已无处可寻,再精湛的推理不过臆测,前因后果则如线团般缠绕不清。

出于叙述之便,不妨从罗伯特·凯恩出狱那天说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