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MSS】Vice Versa

从各方面来看,1984都是个传奇年份:地球、太阳和火星在5月11日连成一线构成地球凌日,乔治·奥威尔在《一九八四》中预言的年代终于到来,半人马星系流星雨分别在7月21日和28日接连降临…….而火山下的塞伯坦人也自四百万年的沉睡中缓缓苏醒。

接下来要讲述的,是这帮塞伯坦人苏醒数个月后发生的一件小事。

1984年7月22日清晨,当威震天重新上线,他发现天花板和记录中的有所出入:那上边贴满了夜光星星贴纸。在人造星海的中央,一架头戴小王冠的F-15小模型正随着舰身晃啊晃……自不用说,那神采奕奕的红蓝色涂装和副官的如出一辙。

“红——蜘——蛛!!”

那个清晨,破坏大帝的怒吼声响彻整艘报应号——本该如此的。

然而大伙儿听到的,却是红蜘蛛用高分贝的尖嗓门自报名号。

“搞什么啊叫叫?”隔壁房间的惊天雷被这一叫强制唤醒,“离规定上线时间还有半循环呢——闹闹还在充电,小点声。”他补充说。

“你叫我什么?”威震天深深地震惊了,甚至没来得及发怒。

惊天雷思忖片刻,随即将这句话解读成了不同的意思。“好吧好吧,那红蜘蛛长官?”他戏谑地说,“哦或者,你要我叫你红蜘蛛陛下?”

他炉渣的真是反了你了!威震天举起右臂以作威慑,却发现在那上头的并非融合炮……而是纤细的氖射线枪。

天花板上的小飞机正嘲笑似地晃个不停。

有那么几微秒,威震天的CPU飞速运作……几微秒后他只是瞪了惊天雷一眼,随即重重地关上门。

吃了闭门羹的惊天雷心想,叫叫今天的起床气可不是一般的大啊。难不成他梦见了威震天吗? 

当红蜘蛛重新上线,他发觉机体沉重得很,心情也变得同样沉重——要知道他辛辛苦苦贴在天花板上的星星贴纸不知被谁撕了个精光,就连挂在中央的F-15小飞机模型也不翼而飞。

他炉渣的谁偷了我的星星!!红蜘蛛尖声抱怨着,随后发现自个的音色变低了两个八度。

有哪里不太对劲……

此处没有F-15飞机模型,没有星星贴纸。红蜘蛛低头看了看他的机体,甚至连那上边都没有红蓝涂装。

这不是他的房间。

这甚至都不是他的机体。

想到这红蜘蛛急忙调出机体资料,名字一栏赫然写着“威震天”。太过震惊的红蜘蛛在房间里急得团团转,漫无目的地翻来找去,但在充电床床头只放着《和下属沟通的艺术:100种恐吓方法》、《第一次成立帝国就上手!》诸如此类对现状毫无助益的畅销书。

普神在上,他是想要当霸天虎头头,可绝不是以这种方式!

正当红蜘蛛焦头烂耳的时候,一早就开工的声波通过加密频道发来了讯息:

【汇报:红蜘蛛吵醒了小磁带。建议:安装隔音墙壁】

换作在平时,红蜘蛛铁定会很不耐烦;但在这个节骨眼上,汇报里“红蜘蛛”这个名字无疑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

他现在在铁桶头的机体里——那铁桶头在哪呢?

【我去会会红蜘蛛。】他说。

不出半个循环,威震天和红蜘蛛在食堂里面面相觑,气氛出奇紧绷。

(当然,其实是红蜘蛛和威震天在食堂里面面相觑。)

考虑到霸天虎士兵们的在场,他俩交换了一个眼神,遂心领神会地同时用发声器和私人频道进行两套交流——明里一套,暗里一套。

红:我的心腹红蜘蛛啊,一大早的有何不妥?

【老铁桶头,这是什么情况啊!】

威:刚才我的发声器有点卡壳,威震天陛下。但现在一切都好,您无需担心。

【你个蠢货还有脸问我!难道不是你干的好事吗?!】

红:既然如此,那就下不为例,毕竟你是我最看好的部下。

【普神在上我承认我是想上位,但绝不是以这种方式!成天顶着个铁桶也太没品了!!】

虽然感到很不爽,但威震天居然被这句话给说服了——自恋如红蜘蛛,确实不太可能使用这个手段。

威:我深感荣耀,定不会让您失望,我的陛下。

【好吧你的嫌疑暂时解除了,当务之急是我们该怎么换回来?】

与此同时,在场的所有霸天虎士兵都怀疑他们的音频接收器出了点问题——如果不是他们的两位上司都同时喝了假高纯的话。

威震天和红蜘蛛或许八字不合,但能在霸天虎高层共事多年,他俩办事都很有效率。在短短的会面时间里,他俩不仅交换了情报,还偷偷交换了小抄。这小抄没写别的,只记录了双方平时的日程安排与注意事项,旨在不要OOC……得太严重。

九百万年来,威震天觉得当威震天真的很累。出于职业性质,威震天本就患有被害妄想(有很大一部分不是妄想),成天神经高度紧绷。他下线时倒是不会在枕边藏把剑——毕竟他无时无刻都戴着柄融合炮。

威震天觉得当威震天简直是全宇宙里数一数二的苦差事。

直到威震天当了红蜘蛛。

这天顶着红蜘蛛面孔的威震天循着小抄上的日程表去了seekers办公室,当他调出副官资料库里长长的待办事项清单时,当即感到一阵头晕。

伟大的红蜘蛛To Do List:

1. 继续整理他炉渣的文件

2. 三修seekers地球作战方针(这次再不过我要崩了铁桶头)

3. 回email(不能再拖了)

……

17.黑枪威震天(作为辛苦工作一天的奖励)

要不是因为红蜘蛛在他的机体内,威震天真的很想一枪崩了这个小炉渣。更要命的是,他现在开口说话就是红蜘蛛的声音,听起来很烦,所以他决定能不说话就不说话。

但这可由不得威震天。

“叫叫,你喝错高纯了?还是又被威震天打了?”威震天才工作了没一会儿,闹翻天就从他的数据板后探出头来,“你今天怎么那么沉默?”

“我没喝!”威震天厉声反驳,但他随即回想起红蜘蛛小抄里的内容——别对闹闹太凶,不然他会心情低落暴饮暴食吃空粮仓——赶忙缓和了语气说:“没啥事,你该干嘛该嘛去。“

闹翻天似乎还有满油箱的问题想问,这时惊天雷突然凑近,在前者的音频接收器旁耳语了几句……闹翻天随即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,看得威震天起了一身的铁皮疙瘩。

“我懂的叫叫,我懂的,”闹翻天颔首道,“我和惊子一开始也是这样,过段日子就好了。”

你懂个炉渣个懂!威震天感到头更痛了。但眼下,他又实在不想多费口舌……只好故作深沉地点了点头。

为什么啊普神,破坏大帝出厂以来头一回对创世神埋怨道,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。

地球人的悲喜并不相通,塞伯坦人的也是。当威震天头疼欲裂的时候,红蜘蛛正坐在“破坏大帝专用”办公室里感到一丝窃喜:老威头平时给他布置那么多任务,谁想到现在都落到了他自个头上!报应啊报应。

红蜘蛛觉得,除了涂装丑了点、机体老了点、CPU运转得慢了点……当威震天实在是太惬意了。

直到声波带着战略文件压缩包找上门来。

“申请:请给予进一步指示,威震天陛下,”声波发来讯息,“您平时向来在纽约时间8AM前下达命令,今天迟了4分08秒尚未通知,有何异样?”

“哦,哦……” 红蜘蛛这才想起小抄内容,赶忙清了清嗓子说:“Excellent,soundwave。没什么需要担心的,什么也没有。”

威震天写给红蜘蛛的小抄是这样的:

1. 声波办事靠谱,总之先夸一夸

2. 声波值得信赖,和你不一样

如此种种,如此种种。威震天总共写了50条建议,其中有五分之一都是在变着法子夸声波,搞得红蜘蛛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他决定要给声波找点茬……

但声波却率先发来了一堆战略文件压缩包。

“报告:您昨天布置的方案已完成,请过目。”声波微一颔首,“如无其他,容我先行告退去照顾小磁带。重申:建议在红蜘蛛房间安装隔音墙壁,严重影响小磁带充电质量。”

“……我会考虑的。”

红蜘蛛决定要在声波的方案书里狠狠挑刺。

四百万年来,威震天和红蜘蛛首次达成共识:从来没有哪个地球日这么难熬过。

当威震天在待办事项清单打上第16个勾(最后一个理所当然地空着),红蜘蛛也审阅战略文件审阅得够呛(他不得不去征询铁桶头的意见)。当晚红蜘蛛传唤了威震天——但所有人都觉得是威震天传唤红蜘蛛到他的寝室里去。

一旁的惊天雷吹了个口哨,闹翻天又露出了那个莫名其妙的笑容,俩机还在嘀咕什么“四百万年了,老威头和叫叫终于开窍了…”云云。

威震天本想辩驳个几句,随后心想你俩爱咋咋地——而这绝不是因为他有什么私心的缘故。

当晚红蜘蛛正以威震天的模样坐在充电床边缘等他,一副有苦难言的模样。

【当霸天虎头头的感觉如何啊,小炉渣?】

威震天见状低沉地笑了。虽然自个也过得够呛,但一想到躯壳里的红蜘蛛正饱受折磨,他就深感喜悦。

【彼此彼此,老铁桶。】

红蜘蛛不甘示弱地说。

【查到什么有用的没有?】威震天单刀直入。

【我到全球网络查了查,发现地球文化似乎盛行灵魂互换这回事,许多通俗作品都有类似的桥段,】红蜘蛛说,【比如《辣妈辣妹》、《女男变错身》、《转校生:再见亲爱的》……】

顶着红蜘蛛面孔的威震天表情愈来愈扭曲。

【还有《皮皮鲁恐怖易位》,】红蜘蛛小心翼翼地补充。

【地球文化一文不值!】威震天怒骂道,【比起浪费时间看什么《辣妈辣妹》,我们得找出症结所在!快给我好好想想,过去几天你都干了些什么?】

【我啥也没干!】红蜘蛛连连喊冤,【我有好好工作,没偷偷喝高纯,也没跑去汽车人那儿……】说到这,红蜘蛛突然脸色一变。

哦,该不会是那个吧,他想。

威震天显然没漏过这一表情变化。

【你想到了什么?】他质问道。

【不,那不太可能……】红蜘蛛吞吞吐吐。

【说还是不说?】威震天习惯性地晃了晃融合炮——但现在融合炮成了氖射线枪,威慑力大减。

【是流星,】一会后,红蜘蛛传来讯息:【昨天夜里,我和闹闹他们飞出去,看了场从半人马星系来的流星雨。】

威震天挑了挑眉,等着他说下去。

【有个全宇宙通用的民间说法,如果向流星……许愿,】前任科学家说出这个词,感到一阵受辱,【或许会实现也说不准。当然啦,我是不怎么相信的,但惊天雷很执着,所以我也……试了试。无伤大雅。】

【无伤大雅?】威震天怒笑道,【红蜘蛛,你最好说清楚,你到底许了什么愿?】

【呃……就像往常那样,我想当霸天虎头头?】红蜘蛛眼见威震天(或者说,他自己的)的脸变得更黑,赶忙补充:【还有……】

【还有?】

红蜘蛛挣扎了会,随后自暴自弃般地说:【还有,我想搞搞清楚……这么多年来,你个铁桶头里到底成天在想些什么。】

威震天闻言愣怔几秒,一时陷入沉默。随后,他以红蜘蛛的声音笑出了声,不知是发出嘲笑,还是深感愉快……或者两者都有。

“红蜘蛛啊红蜘蛛……”

他这回直接用发声器唤道。声波能捕捉到报应号里的所有音频,威震天对此再清楚不过,但他想,若是让声波听到也无所谓。

在酝酿话语的几秒里,威震天看着他原先的机体,也看着在里边的红蜘蛛——红蜘蛛同时看着他。

“下一场流星雨什么时候会来?”

威震天最后只是这么问。

众所周知塞伯坦人的寿命很长很长,并不能把每天都记得那么清楚。但霸天虎士兵们依稀记得在1984年有那么几天,威震天和红蜘蛛都怪怪的——他们总会神秘兮兮地眉来眼去,用私人加密频道说些不可告人的事儿。据声波记载,在那七天里,他俩会用自己的名字呼唤对方,再不时发出几声轻笑——当然,声波没把这事告诉任何人(那年《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》还没上映……但声波将之理解为某种情趣)。

如此这般,没有第三人得知破坏大帝和他副官互换机体的这场小意外。然而所有在报应号上的霸天虎都记得,1984年7月有接连两场流星雨莅临地球,前后相隔仅七天。那一年惊天雷尚未察觉他剧本家的命运,但文艺青年的潜质令他在第二场流星雨即将到来时再度蠢蠢欲动。28日当晚,这架小飞机犹豫了不到几微秒,就独自飞出报应号降下大气层观赏这番奇景……再然后,他在盛大的光雨中看到威震天和红蜘蛛在夜色里同行。那时威震天没有说话,红蜘蛛也没有黑枪,四百万年以来的头一遭,他们在密歇根湖边并肩遥望无数坠落的星星碎片,似乎在那一瞬间就彼此的存在达成了某种短暂的和解。

END

PS:1984年没有什么流星,但1984年也没有什么塞伯坦人…所以就是这么回事(但地球凌日是真的)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