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猗窝炼】狸猫的愿望

炼狱杏寿郎拿到offer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。

确切来讲,是所有妖怪。

说起京都府的火车,妖怪们便会想到炼狱杏寿郎,小辈们只觉这一名字如雷贯耳,表露出敬畏或仰慕之情;老辈们则态度迥异,有的嫌恶,有的钦佩,有的会笑着叙旧,但无一不会想起那身缠烈焰奔驰的飒爽英姿,和杏寿郎在大正百鬼夜行期间连夜自冲绳赶来京都街巷参战的壮举——在此按下不表。

再说offer。时值昭和年间,圣尼古拉的圣诞老人业务早已拓展至东洋诸国,因其只身一人往返五大洲过于劳累,遂打算招聘新苦力,美其名曰区代理,于每年平安夜派送圣诞礼物给各地好孩子,至于报酬:“便是翌日早晨孩子们的笑容,和一颗被喜乐盈满的心。”圣尼古拉如是说。

一颗被喜乐盈满的心!

“既然世人欢庆圣诞,那它便有存在的道理;因为人之子们如此期许,所以我要去当圣诞老人!”

炼狱杏寿郎闻言如此笑道,风风火火地跑去北极参加应聘,因为他跑得太快风声太大,以至于对面试的着装要求全然不知,在现场清一色的白胡子圣诞老人中显得格格不入——身着一身红色和服,袖下两轮火焰还在噼啪作响。杏寿郎倒也不拘小节,在众人古怪目光中大声自荐起来:吾乃火车妖怪!因为是妖怪,所以能彻夜工作;也因为吾身为火车,无需本部提供驯鹿……总面试官圣尼古拉听了当场拍板,任命炼狱杏寿郎为日本区圣诞老人。

如此这般,平安夜当晚,新任圣诞老人杏寿郎于京都启程——依旧是身着红色和服,踩着双木屐。他一手持布袋,一手持圣诞名册,足有两百余页,载有千百万个好孩子的地址与他们想要的礼物:高桥少女想要最新款的柯尼卡相机、佐藤少年想要全套武士模型,铃木少女……

”杏寿郎别管弱者,来和我一较高下!“

杏寿郎正略读着人之子的愿望清单,一盒礼物突然开口说话,露出了狸猫尾巴——原来是化狸猗窝座,不知何时混了进来。只见那礼物盒跳出布袋,变成年轻男子样貌笑着凑近杏寿郎,其人通身刺青发色樱粉,和鬼王的其余部下一般品味古怪,却独独对杏寿郎一人执着到难缠的地步。大正百鬼夜行年间,魑魅魍魉分为两派斗个没完,猗窝座便是在那时和产屋敷靡下的杏寿郎交了手,自此念念不忘。

“这活有什么好干的?” 猗窝座说,“放着那些人不管,过个几十年就死了。”

“正因会衰老死亡,人之子才显得尤为美好可爱,就算这平安夜不过是万千夜晚中的一个,对孩子们来说也弥足珍贵……”

自认识以来,这般正论猗窝座听了太多遍,对杏寿郎的死脑筋大为惋惜,但他没什么所谓:反正杏寿郎是长生不老的大妖怪,无论他愿不愿意,猗窝座都誓要和他永远缠斗下去。

于是那一晚杏寿郎跑了一路,猗窝座就缠了他一路。杏寿郎到底是火车,跑得飞快,若是普通狸猫早就被甩到九霄云外,只可惜猗窝座不是普通狸猫,在化狸中也是一等一的化狸:从子时到丑时,从关西到九州,他接连不断地变身成大天狗、鵺、战马,甚而炼狱杏寿郎本人的模样,在杏寿郎耳边一遍遍唤着:”杏寿郎为何不和我比试一场?这血汗钱有什么好赚的?“

“重要的不是薪水,而是为之燃烧的心!”杏寿郎说着会让每个老板将他评为模范员工的话辛勤赶路,“再说猗窝座,鬼舞辻无惨待你就无可挑剔了?”

一想到自家黑心老板,似是被戳到了痛处,猗窝座百口莫辩,心神不宁,一不留神就“嘭”的一声变回原形,狸猫打着滚被杏寿郎甩在身后,在黑夜中不见踪影。

因为是猗窝座,想必不会有事。杏寿郎边翻阅名册边继续驰骋,送礼已完成了大半,下一站要去产山村。

火车妖怪风驰电掣地赶到九重山脉,往九重山上直奔而去。然而越往上跑,越是觉得这片山林静得出奇,沿路不见一只鸟兽,一丝人迹,更遑论孩子们所在的山村。不仅如此,野草也好,枝叶也好,炼狱杏寿郎所到之处,山中万物皆想要触及他似的疯长,其后暗藏了股熟悉的执着,而且……有股狸猫味。

“猗窝座!”

杏寿郎怒喝。话音未落,只闻天地间传来笑声,整座九重山变幻褪色,方圆百里一石一木皆随之颤动,原来那古树是狸猫,泉水是狸猫,火山口亦是狸猫……待幻象消融,重力再现,杏寿郎连人带礼物一同坠落,脚下的山野却不知何时变回人形猗窝座,于空中对上杏寿郎的怒目,用那张刺有古怪刺青的男子面孔露出沉醉笑容。

“这就对了,杏寿郎!”他伸手抱住杏寿郎,笑道:“今夜我们就来继续百年前那场未完的决斗,别管那万千弱者,无趣人间!”

化狸边说边接连变幻数次,杏寿郎依靠其上一同落下,分明是足以令人令妖粉身碎骨的千丈高空,但因为是猗窝座,想必不会有事——如是想着,杏寿郎一手攥住礼物袋,一手抱紧化狸,任由猗窝座百般变化,他不放手就是……

待杏寿郎再睁开眼,已稳稳落地。猗窝座又变为那个不知是人是鬼、是狂徒是僧侣的年轻男子模样,恣意躺倒在地,笑着和杏寿郎对上视线,极为心满意足似的——杏寿郎回过神来,这才发觉他坐在猗窝座身上,左手还扶着男子腰际,姿势甚为暧昧。

猗窝座得寸进尺地搭上杏寿郎腰肢,感到其下肌肉紧致,愈发想和他大战一场,正想作势缠斗起来,杏寿郎却忽地起身翻找礼物袋,方才绽露的怒意收敛如初,心思已全然不在猗窝座身上——

”你这又是在做什么?“猗窝座极为不满,伸手想将那蛊惑对手的布袋夺了去,却被杏寿郎一掌拍开。

”那本名册不在这,”杏寿郎道,神色不无懊恼,“多半是下落时掉在了哪里……”说着,他看向不远处真正的九重山,在山林里寻一本名册无异于大海捞针——一想到孩子们一觉醒来的失望面容,杏寿郎便不由得抿紧双唇,难得没笑。

猗窝座见状没搭话。那名册算个什么玩意,里头记载的太郎也好幸子也好过个数十载都会死掉,没人会记得圣诞老人更别提知道杏寿郎,为弱者的无聊心愿东奔西走的杏寿郎简直不可理喻……然而抬头一见杏寿郎因此难过的面孔,猗窝座连一句嘲讽的话也说不出口,他想,就算他和这样的杏寿郎开战,也不会感到多少痛快。

”杏寿郎,“猗窝座不愿再看他这样,便凑上前去,忽地握起杏寿郎双手,”等送完了礼物,能和我打一架吗?“

杏寿郎简直不知猗窝座在想什么。他还在思索该从何找起名册,下意识地颔首应允——猗窝座见了,笑说:“那好,杏寿郎抓紧我。”——待一团云雾散去,男子化为狸猫,狸猫又变身为圣诞名册,猗窝座稳稳当当落在杏寿郎手里,二百三十六页一页不落,其上载有千百万个好孩子的地址与礼物清单,以假乱真。

杏寿郎会意,随即速速翻阅,将假名册上记载的信息与记得的一一比较。猗窝座百年来从未被杏寿郎如此热切注视过,不由得羞赧起来,几乎要露出狸猫尾巴。

”看得清?“ 这还是猗窝座头一次变成书形,难得有些缺乏底气。

杏寿郎一手合上假名册,一手拎起礼物袋,笑道:”再清楚不过!”语毕,即刻启程。

如此这般,炼狱杏寿郎在天亮前全速驰骋。四国、关东,北海道……只见两轮烈焰掠过海面与大地,于城镇飞檐走壁,豪迈无比地从烟囱通风口等地塞给好孩子们礼物,他走访了千百万户人家,假名册也就翻了百页;杏寿郎当了一整晚圣诞老人,猗窝座也就变了一整晚圣诞名册——他向来对自个的变身能力引以为傲,曾在大正百鬼夜行期间极尽化狸之能事,却从未试过彻夜维持同一变身——不过今夜,他倒乐于在杏寿郎面前展露一番。

等杏寿郎走访了最后一户人家,天色已亮。这位不断奔走的火车妖怪缓缓停下,在北方的旷野上驻足。他看着空了的礼物袋,想到孩子们的笑容,便觉心满意足了——不,还有一事未了。杏寿郎想起约定,唤道:“猗窝座……” 却见精疲力竭的化狸已变回一团毛球,躺在杏寿郎手里睡着了。

因为冬日的阳光很温暖,也因为猗窝座睡得香甜,杏寿郎看着看着,就觉得困了。眼见四下无人,他便卸下车轮,放下布袋,躺在草坪上和狸猫一同入睡——等猗窝座醒来,杏寿郎还熟睡着,那睡颜不像是活了数百年的大妖怪,倒像是弱冠之年的年轻男子,猗窝座见了,竟不由得嫉妒起杏寿郎的梦乡,怨它怠慢了他和杏寿郎的约定。他和杏寿郎都是强大无比的妖怪,本该彻夜酣战直至天明惊动人间,却因为这种傻瓜事累到睡着,说出去都要引人发笑,令魑魅魍魉之名蒙羞……但猗窝座并不在乎。他感到自己那颗妖怪心脏已盈满欣喜,因为他和杏寿郎约好了要打一架,可以是今晚,可以是明晚……反正他已等了百年,不介意再多等一会。然而此时看着杏寿郎的睡颜,这只化狸感到心头仿佛被毛球轻轻拂过,怪痒痒的——他想和他打架,想了很久很久,如今这愿望快要实现了,他却又好想做点别的事……到底是什么呢?猗窝座化为男子模样,凑近杏寿郎如此思索着。彼时阳光正好,积雪消融,他侧卧在地,拖着下巴,凝视着杏寿郎想了又想……最后终是倒在杏寿郎的胸膛上,困倦着变回狸猫,在重又入睡前想到——是了,他想要的,就是类似这样的事。

END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