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瑞R】海上的卡托布莱帕斯 05

他忘不了初遇罗伯特·凯恩的那一天。

十年前的一个下午,实验来到最后阶段。当他根据Dr.金的指示撰写报告时,一名俊俏的男孩不请自来。男孩身着海蓝背心配白衬衫,以一副小少爷的派头四处晃悠,踏着小步来到他面前,盛气凌人地指了指文档其中一行,说:这里,小数点放错了。

他顿感脸上无光,冷声将男孩请出了办公室。事后他才从同事口中得知,男孩名为罗伯特·凯恩,正是Dr.金的独生子。以一介十二岁的男孩而言,罗伯特显得格外早熟——事实上,无论以何种标准而言,他都过于早熟了。同事钻研数月的课题,罗伯特只需数分钟就能理解透彻;项目组日夜整改的报告,他只需看上一眼就能融会贯通......男子于同辈人之间引以自傲的天分,学术上日积月累的付出,在罗伯特·凯恩深不见底的才能面前竟如雨后池塘般微不足道,只消后者抬起一步就能轻易跨越。

【帝弥雷丝】万分之一的夜晚

帝弥托利不信传说。

人是在泥地上挣扎着匍匐的渺小生物,因此才以神话为食、信仰为柱,若非如此就难以生活。女神只是在天上看着我们而已,他说。不管人们再怎么乞求神的垂怜,女神也不会伸出援手——即使女神伸出了手,人们也无法握住。

回想起来,竟近乎一语成谶。